中醫典範!加州五系資深教授- 朱文英中醫師(Julie Zhu,L.Ac)

中醫典範!加州五系資深教授-
朱文英中醫師(Julie Zhu,L.Ac)

我永遠記得當我開始學習中醫時,巨大的中醫謎團經常地使我感到困頓和迷惘,數度看著課文與講義發呆好久,根本不知道自己還念不念的下去,想著也許很快我就要放棄中醫學習;但在大班見習課上,當我看見這位老師以她優美又充滿自信的精湛醫術,親切地,輕鬆地幫助來診的每一位病人帶著笑容離開診療室。對當時的我來說,她已經超越了ㄧ名優秀中醫師的身分,而像是一位魔術師,開啟了生命的更多可能和能量!也是因為她,讓我對中醫產生了莫大的希望和學習動力,因而讓我堅持了下來,如今也才有這個寶貴的經驗可以在這裡寫下這一篇專訪文,我感到莫大的榮幸!能夠與這位老師學習,不但是中醫浩瀚無垠的學識,更重要的是學習如何成為一位好的醫者,為身邊的人們與為周遭環境做出貢獻,為自己的生命存在刻畫下更多有意義的時刻。這一位中醫典範是誰呢?她,正是加州五系資深教授之一的朱文英老師(Dr. Julie Zhu)!

朱老師總是笑臉迎人,有時候甚至會給你一個熱情的擁抱!走路有風精神奕奕,無論是誰看到朱老師都會感覺到積極正面的力量席捲而來,她擁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影響力,鼓勵著身邊的人對生活保持樂觀,而且勇敢面對生活裡的各種起伏和挑戰;同時間朱老師也很有幽默感,常常會神來一筆說出讓人驚奇的話語,莞爾一笑!非常真性情!

採訪當天我才知道原來中醫並不是朱老師的第一優先選擇!

『西醫太難考了啊!我那時候沒考上西醫,但想到還要重考又很不想,很掙扎!後來家裡人就說乾脆去念中醫算了,反正都有個「醫」嘛!湊合湊合念吧!』

『那時候哪知道什麼跟什麼啊!家裡人說的就去做,糊裏糊塗20幾歲出頭就栽進中醫裡去啦!』

就這樣,朱老師進入上海中醫藥大學就讀,畢業之後到了上海第一人民醫院實習,工作,這一路就待了17年。當中有四年還同時擔任帶教老師,也等於是展開了朱老師的教育職人這份工作。

『在人民醫院的那段歲月是影響我最深的時期,當時屬於文革結束後,中醫界的許多老師或是大師,熱衷人士很多,大家都積極地想把中醫老祖宗智慧重振,帶到更上一層樓的境界,所以非常多的科研計畫,像是針刺麻醉就在那個時期大大躍進,做出許多驚人的成就!大家熱血奔騰,雖然在醫院工作壓力大,忙得不得了,可是當我身處在那樣一片積極進取的環境中時,就像一大鍋正在大火爐上的水鍋,不斷沸騰熬煮出香味濃郁的鮮美湯品以饗眾人。』

朱老師跟我說,當時上海第一人民醫院與世界衛生組織有一項國際培訓的專案,醫院中的每一個科室都有大量又密集的成果展現,院內中醫科由14人組成一個團隊,她就是其中一員。在那段時間裡學到非常多寶貴的經驗和深刻感受到所謂的團隊合作和醫學無國界的體悟,也讓朱老師見證到世界上有那麼多人對中醫著迷與支持,甚至比起中國人更加拼命學習想要了解中醫,這些所見所聞都使她感到很興奮,以自己是中醫領域的一員為榮,亦願意投注更大心力來發揚中醫。

『當時我跟著一位司徒漢孫老師,她是上海老一代的知名中醫師,來看診的病人非常多,光是一個早上我們就要看50幾個病人,她一位老師帶著好多跟著學的中醫師,老師做出診斷以後就由我們來針灸或是投藥治療,日復一日大量積累,她是影響我最深的一位導師!』

後來朱老師被派到北非,跟著一大群醫療團隊漂洋過海向世界展現中醫的力量。

『那時候啊!我兒子才兩三歲,老實說我也不想離開他,可是既然醫院需要我,團隊也需要我,而我想如果我能讓更多人因中醫而受惠,那一點點犧牲也是值得的吧!』

『所以您就這樣義無反顧地跑到北非啦?兒子呢?怎麼辦!』

『兒子就跟著我老公啊!他們兩個相依為命了幾年,這也是很感謝我老公,他一直都很支持我!還有我兒子也總是很體諒他老媽。』

朱老師說到這兒時,感覺到她有一點點害羞,但她靦腆的面容裡則是多了幾許溫柔與欣慰。我想像朱老師這麼好的一位女士,能夠身為她的家人一定也是驕傲的啊!

日子總希望能一路安穩地過下去,但日子卻也總像個牌桌上的新手賭徒一樣,下一步要出什麼牌呢?出你個大呼意料之外!

從北非回國以後沒多久,換朱老師的先生要赴美深造了。1984年朱老師一家人到了美國,首先要克服的一大障礙就是語言的問題。初期幾年朱老師專心陪伴夫婿唸書,也帶著孩子逐漸長大。

『大部分的人會認為語言是打開世界的鑰匙,對我來說中醫才是,來到美國我最慶幸的其中一件事情就是我會中醫,因為中醫為我開啟了一扇窗。』

『97年我們搬到加州,隔年我就考到中醫執照,可以開始開診看病,就算語言不是非常通,沒關係!針扎下去病人有感覺,治療以後病情改善了,他們就會開始相信我,我的工作可以繼續維持下去,無論到哪裡,中醫都幫助了我,也讓我有機會去幫助很多人!』

後來除了看診,朱老師也開始在美國教中醫,一開始她在Okland那邊的中醫學校教了八年,之後經過李少華老師推薦與介紹,朱老師應邀到了加州五系任教,那一年是2005年,悠悠一晃又已是十二生肖走完一輪了。

在這些歲月裡,朱老師時刻與中醫走在一起。曾經幫助過的人不計可數,多少個徬徨痛苦的臉龐與受疾病折磨而脆弱的心在朱老師的仁心仁醫努力之下轉變成為一張張感激破啼為笑的健康笑臉和欣喜快樂的內心。

『朱醫師,真謝謝妳啊!』

甚至曾有病人為了感謝朱老師,以她的名字為一座湖命名:「Wen-Yin Lake」。

當我和朱老師聊起中醫,她說:『中醫就是天人合一,是廣闊的,像世界一樣,自然又沒有局限,許多人把中醫看得很玄,甚至加入了很多「玄奇」東西在裡面,但其實中醫是很科學的,因為大自然就是很科學的,很實際,把中醫看作玄學是把中醫狹隘化了!這樣子的中醫是很難走出去的,也不是容易被大眾接受的。』

『所以我們看病人也是一樣,什麼病都看,內科外科急症慢症都一樣,從中醫基本望聞問切開始,利用辯證診斷再進行治療,有什麼是說不通的呢?有什麼玄的呢?都沒有啊!一切都很有邏輯,也很有科學根據啊!這些知識在中醫基礎理論裡面都已經講得很明白。美國的中醫有更大機會和空間,因為美國很講究科學,西醫發展的也很好,這對中醫來講是很好的,中西醫結合讓更多人理解中醫,也接納中醫,這對我們做中醫的人來說很好,幫助我們更簡單的去推廣,對我們的病人也是很好的事情啊!』

『針灸可以說是唯一一個沒有副作用的療法!』

『黃帝內經早就告訴我們,一針二灸三用藥,也是這個道理。』

『但是一個中醫師就是把一二三都要熟練,視病人情況斟酌應用,我們當醫生的不是神,盡一切努力不是要讓人起死回生,或不讓他死,生死的事情是上帝的事情,我們當醫生是去幫人,把自己的病人照顧好,用我們所學到的知識技巧去幫助他,但不論多麼努力我們一定要有體認,人是有極限的。你知道你幫不到這個人,因為自己已經到極限了,你就要讓他趕快去找別人,希望他找到比你厲害的可以去幫他,不要耽誤人家,這也是一個醫生的本份!千萬不要逞強,跟「命」過不去!』

這就是我所見到的朱老師,非常厲害可是也非常謙虛,從不認為自己救人救命,因為她只是秉持一位醫者該有的專業與敬業,面對疾病勇於找出解決之道,不追求完美而是用具體行動達成盡善盡美,跟著朱老師學習的這段時間以來,也曾見過不配合的病人,對朱老師存疑,甚至不以為然,可是朱老師都不在意,反而樂於推薦其他醫師給病人,鼓勵病人不要放棄自己,要為自己的生命努力!

生命本身就是最好的安排。

「謝謝朱老師。」

而每當我這麼想起朱老師,耳邊總一定會聽到她爽朗的『不必謝!這是我應該的。』

打從心底敬佩與敬愛朱老師。更希望自己還要加倍努力,跟朱老師多學一點再多一點!

「蓋智可以謀人,而不可以謀天。良醫之子多死於病,良巫之子多死於鬼;豈工於活人而拙於活己之子哉? 乃工於謀人而拙於謀天也。古之聖人,知天下後世之變,非智慮之所能周,非法術之所能制;不敢肆其私謀詭計,而唯積至誠、用大德,以結乎天心……而天卒不忍遽亡之,此慮之遠者也。」(方孝孺〈深慮論〉)

PS 這篇文稿在專訪完後幾近兩個月才完成,因為拙生實在不知道該從朱老師的萬千優點中從何下筆撰稿,不過終於在家中後院薰衣草與玫瑰及古典音樂的陪伴之下,心中思緒也獲得芬芳指引而逐漸推敲成文。感謝大能的世界,感謝無上智慧的中醫,帶領我們在加州五系遇見好中醫-朱文英(Julie)。

"中醫就是天人合一,是廣闊的,像世界一樣,自然又沒有局限。我最慶幸的其中一件事情就是我會中醫,因為中醫為我開啟了一扇窗。"

~ 朱文英(Julie Zhu,L.Ac)加州執照中醫師

 

採訪撰稿 : Cate Liu, DTCM

尊重智慧財產權,若非允許切勿抄襲盜用。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