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典範!加州五系資深教授-胡露茜中醫師

胡露茜教授已在加州五系中醫藥大學擔任教授超過漫悠悠的27年,

無論是在課堂上還是診所裡,胡教授視病如親,傳授中醫寶貴經典知識不遺餘力,深得敬重。

除此之外,她也依然在她位於Palo Alto的私人診所努力幫助病人重獲健康;

同時在史丹佛大學擔任兒科顧問,針對一些重症病例提供專業諮詢與治療建議。

 

她是中醫英雄!
不懈地,持續地奉獻她的熱情與盡忠服務給人們,

並以卓越高超的醫者能力照護人們健康!
絕對值得所有人替她喝采!


 

究竟是甚麼造就出一位令人敬仰的仁醫?是與天俱來的"英雄命格"?還是後天孜孜倦倦勤勉地培養與耕耘?

在各種不同的學科與專業知識中,醫學向來被認為是最具有挑戰性,有意義和有價值的職業領域之一。無論哪一專科,成為一個醫者都是很高的榮譽!也因如此,成為一個好醫者是多少人自兒時開始便懷抱的夢想,但這夢想需要付出相當高程度的努力和奮鬥,多年持續教育以及嚴格臨床培訓,每一個細節都是為了能掌握人體更細微的個體差異並且達到更好的治療效果。成為一個醫者更需要的是:承諾,毅力與勇氣。

當疾病毫不留情攻擊人體健康時,往往是相當危險與殘酷無情的,而這份恐懼和焦慮不只折磨著病人本身,也同時對其所愛的週邊人們造成威脅,非常少人會願意從一個事不關己的旁觀第三者成為戰役當中的一員,但一位醫者?就是那個願意奮不顧身投入的人!與疾病面對面是打仗,沒有保證的輸贏,也有著難以估計的風險,因此若非有著極大的熱情和過人的意志力,不容易做到。一位醫者,除了是病人與其親友們的陪伴者以外,亦是軍師,指揮坐鎮的將軍,衝鋒陷陣的兵卒,更重要的是,信守承諾地懷抱著堅定且溫柔的態度,勇敢地面對一切。

一個人面對到健康的敵人時,宛如被迫地參與了一場勝算很低甚至沒有的戰役時,該怎麼辦?許多人四處求醫甚至跪地祈禱奇蹟出現,當這一切都看似無效,時間滴滴點點快速流逝,勝敗就在眼前,奇蹟存在嗎?會出現嗎?是的!因為當一位醫者英勇地穿上醫師袍,盡其所能地與時間賽跑,想盡千方萬法去找出疾病的弱點,提供治療方案,在極端的逆境中採取行動,那便是奇蹟實實在在出現並存在的證明!是真正的人間奇蹟!

究竟有誰願意扛起如此重任?願意面對如此巨大的挑戰?而又是在怎樣的契機下,他們成為了醫界的英雄?

胡露茜中醫師(Lucy Hu),談起她的從醫之夢時,眼中露出灼灼的閃亮目光,她說那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但她永永遠遠地記得那一天。她記得她與父親分享了她想成為一名醫師的夢想,也記得自己在當時的年幼心靈裡便已知道這是一個無止盡,崇高的追求。訪談日當天,她雙手緊握在一起,捲起的白袍袖管底下露出了她儘管年老卻依然令人感到堅實與安穩的手臂,慈祥地看著我,她說父親對她的支持與期許永遠鼓舞著她。"父親告訴我:當一個醫生已很有成就,但更大的成就是去成為一個兒科醫生,因為一個孩子病了,全家都慌了,甚至感到無望。他們不僅需要一個勇敢的醫生來找到治療方法,更需要這位醫生的同情心和溫暖來幫助家族度過難關,家人的堅強將可以減輕一個年輕孩子的恐懼心理,幫助他戰勝人生。"

"那時候,我知道自己必須成為一個兒科醫生。"

"重要的是無論如何總要把自己的夢想擺在第一位,這將帶來足夠的動力與勇氣去實現夢想。"

成為一個兒科醫生非常不容易!在學校裡的學習加倍再加倍地努力,而這一切假如沒有通過考試也是白費。胡教授自從立定志向之後便一直持續拼命學習,終於順利完成了她的預科課程並且在醫學考試中獲得高分,這使她能夠選擇全中國任何一所她想要進入就讀的醫學院。又在經過了多年的醫學院訓練之後,1961年胡教授自瀋陽大學醫學院畢業,便進入大連兒童醫院任職,沒過幾年中國文化大革命了,當時全中國在毛澤東政權要求之下,所有的醫生都被要求學習中醫,因為中醫在當時被視為是中國文化寶貴資產。胡教授也是在那時期接觸中醫,她在大連兒童醫院的職業生涯超過二十年,累積了非常堅實的中西醫專業能力與資歷。除此之外胡教授也投入中國的"赤腳醫生"行列,在中國的農村各地提供醫療救助,中國在那段動盪年代一切都很匱乏,尤其是農村環境更是惡劣!胡教授跟隨著團隊四處遷移,但所到之處及眼之所見都是困頓貧苦,在那樣的條件之下,胡教授負責照護的對象不再只是兒童,也有許多產科病人和緊急外科,而主要的治療手段就是大量應用針灸與中醫藥。在那一年,胡教授幾乎無法與家人們保持聯繫,生活艱難,睡眠以及基本食衣住等方面永遠是不足的,時時刻刻都是挑戰,生活與性命的掙扎讓她體驗到人情冷暖,悲歡離合,人性有光輝也有黑暗,人生有希望也有絕望。變動隨時都會發生,人們永遠也不知道下一秒要上演的是喜劇?還是悲劇?儘管面對如此的境地,胡教授依然堅忍不拔,不向殘酷的現實低頭,因為就在這些筆墨難以形容的顛沛流離之下,她見證到了醫學的力量!在任何地方,任何情況,只要有一個願意接受挑戰與奉獻服務的醫者,生命就永遠保有存在的機會!而中醫與針灸相較於西醫來說,充滿更多彈性與可應用性,為人們帶來巨大的治療力。

1983年胡教授和丈夫移居至美國加州洛杉磯,

"那是一段更為艱辛的時光,因為我們只能束手無策地看著現實把生活推向更深的黑洞。"

沒有工作與收入,胡教授與她的夫婿幾乎無法支持他們辛苦建立的家庭。好幾個月過去了毫無起色,於是他們決定整個家族再遷居北加矽谷找尋機會,上天眷顧,這一次她的丈夫如願找到一份工程師的工作,家裡的經濟難關暫時獲得了紓解。但胡教授卻只能空坐在家,徒有一身好功夫卻沒有任何施展的機會,她茫然了。22年來,那是她第一次感覺到當一個醫生卻很無力,幫不上家裡與家人的忙,幫不了被病痛折磨的患者,那是一種沮喪又害怕的煎熬感。但一如她的不認命心態,胡教授絕不空等屈服,她四處奔走,終在史丹福大學的圖書館找了一份兼職的圖書館員工作。

"那一份兼差把我從失落的低谷底給拉了上來!我非常感謝能夠有那份工作,美國是一個全然陌生的環境,我們在這裡舉目無親,沒有錢也沒有人脈,一切都是從零開始,雖然我完全不懂圖書館系統管理的知識,英文也很不好,但是我願意努力學習,竭誠服務那些需要找尋資訊學習的人們,真的是很有意義的事情!並且那讓我想起當我在中國求學的日子,那些曾經幫助過我獲取醫學知識的圖書館員們!他們亦是推動我,讓我成為一個醫生的重要人物們,那份工作就像是向久遠的他們致敬與感恩。"

"圖書館員的工作也教會了我謙卑。從前在中國就算日子再難捱,我還是一個醫生,許多人還是給我禮遇,我早已習慣被別人尊敬與享受著較高水平的生活。來到美國以後我們成為最底層的人,像幽靈一樣被人忽視,每天我必須要搭至少2個半小時的公車才能到我工作的地方,薪水微薄,卻是全家人不能失去的收入。為此,我開始感恩,不再把一切視作理所當然,作為一個醫生,那段時期也讓我更懂得體諒別人的感受。"胡教授提這段往事時,頭微微低垂,心有領會地說著。

在美國安頓了一段時日以後,胡教授決心再次重振專業,她開始自學英文與複習醫學,並大量地參找關於中醫的各種知識,每天晚餐後便是她的自習時間,夜深了,眾人皆睡唯她獨醒,她一頭鑽入學識廣大之海中,往往忘了時間,累了便倒在書上睡著,醒來又再繼續念書,經常念到隔日清晨還覺得不過癮!

"我丈夫的英文能力比我好,他工作很忙但依然盡可能幫我提升英文能力。有年聖誕節,我倆坐在桌邊,靠著五本中英文字典進行學習和自我測驗,也把一本我買的英文針灸書給翻譯完了。"

就是這種毅力和努力,讓胡教授一舉便通過了1987年的加州針灸師執照,這是一件不簡單的事,因為在當時有許多在美國學習中醫與針灸的人,苦讀與當研究生非常多年都考不上,胡教授一次就完成了!足以證明她的優秀與努力。

取得加州針灸執照後一個月,胡教授就開了診所,為了省錢,裝修和裝潢幾乎不假他人之手全由他夫婦倆合力完成。胡教授的夫婿很明白她是一個極為優秀的醫師,全心支持與鼓勵胡教授,也敦促她去爭取加州五系中醫藥大學在聖克魯斯校區的教職。但胡教授對自己沒有信心,"17號公路很難開,上課又必須全英語,我真的沒有信心可以勝任!"當然胡教授的夫婿也不是輕易放棄的一號人物,他了解自己的妻子並非沒有能力,只是在經過了幾些年來的沉寂,面對到重新出發時都會有的恐懼和不安,他與五系的創辦人Ron與趙教授聊,希望他們能夠一起幫助胡教授揮別不安,再次自信地去發揮她的天賦。

就這樣,三人的支持讓胡教授戰勝自我恐懼,一路走至今日,經過27個年頭,作育中醫英才無數,更幫助了非常非常多的孩子與他們的家人再度感受到健康生命的美好與幸福!作為胡教授的學生,我感到無上光榮與被激勵,在胡教授身上我看見了一名優秀醫師的所有條件,除了堅毅,努力,勇敢,溫柔,還有面對困境時的樂觀與笑容,對待病人的同理心與愛的關懷,在在都是令我萬分敬仰的英雄行為,胡露茜教授,卓越中醫典範!值得學習,值得我們所有人的喝采!希望胡教授再晚一點退休,讓我們能向她學習更多珍貴知識與中醫學問!

 

 

"作為一個醫生是非常特殊的上天禮遇,因為你有機會拯救生命。作一個兒科醫生是我人生的全部,因為那給了我機會去幫助一個受病痛之苦的孩子,以及他的整個家庭,陪伴他們戰勝疾病是我人生最有意義的事情!"

             ~胡露茜 加州執照中醫師 

 

 

英文(原文)作者: Chase Waters, LAc, DAOM Fellow, MTCM

中文翻譯改寫: Cate Liu, DTCM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Read in: 英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