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五系中醫志士:懿婷

『加州五系中醫志士:焦點人物系列故事專訪』之:
{遇見:萬綠叢中那點紅,人群中美麗的獨舞女伶- 懿婷 }

生命是甚麼?人,是甚麼?而我,又是甚麼?

數萬年以來,關於生命與自然和自我這層層疊疊的問題,抱著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問號跟隨著時代一直不斷地運轉,運轉,無數人的萬千答案牽連出更多難以算計的問題。這個關於生命科學的大哉問答輪迴當中,有一個不為迎合世界只為追求生命平衡的女孩也同樣地努力,試圖推敲出一個能夠叫她信服的答案,她是那樣地清新脫俗,那樣地與眾不同,她低調地融入人群裡卻又以獨特眼界和方式行旅在世界各地,如同在一片姹紫千红中孤自存在的清綠女靈:她是,懿婷。

『我曾經非常篤定:中醫不會改變我甚麼,因為我根本不相信中醫!它絕不可能與我的生命有任何交集!我大學念生命科學,本身也是一個眼見為憑的人,凡事追求因與果,必須要有科學解釋,我才能接受理解。然而中醫至今還有太多無法被科學完整地解釋,所以我就像許多念科學的人一樣,認為中醫不科學,都只是『剛好』有效而已,在我生命的前三十多年,我甚至是很排斥中醫的,認為那根本是無稽之談!』

懿婷自小是一個熱愛閱讀的女孩,也熱愛文字,因為光是一個中文單字,從書寫到型體,從發音到意思,都遠遠超過了一個字。外表文靜羞澀的懿婷,其實內在世界又豐富又多彩,在她腦海裡,充滿了好多好多有趣又驚奇的想像空間與故事。照一般人的邏輯推想,如此一個文學氣息濃厚又溫柔內向的女孩應該會往文科發展,但出乎眾人意料的是懿婷選擇進入台灣最高學府-台灣大學,生命科學系就讀,大學四年以優秀成績畢業同時保送研究所,但懿婷又再一次地超出預期地向眾人宣布:『放棄深造!我要離開這裡越遠越好,而且越快離開越好!我要去德國念筆譯研究所!』

『蛤?』

懿婷就在眾人疑惑和摸不著頭緒的『歡送』下,一個人隻身前往德國Germersheim,一個大約只有兩萬人的小鎮,從零開始學習筆譯,學習德文,從生命科學轉向翻譯專業領域去了。

『當時一定有很多艱辛要適應的地方吧?』

『辛苦?其實不會耶!可能是因為當時有太多太多的事情需要努力,所以我沒時間去思考自己辛不辛苦,反而覺得自己幸運,一切順利!兩年完成學業,之後到美國做口譯,結婚,實習簽證時間到了以後回台灣,在IBM幫他們做localize的翻譯工作,我覺得生活好像就會那樣順順地一直下去。』

在台灣工作的那幾年,工作壓力和時間對懿婷的身體造成了很大的耗損,之後當她再回到美國,已經開始感覺到翻譯工作帶來的沈重和不勘負荷。那時候她開始接觸瑜伽,讓她的身心靈都獲得很大的舒緩。接著父親因肝癌病危了。

『我相信生命有輪迴,可是我也擔心自己的時間不夠多去完成我這一世想要做的事情。父親走了,我才實際意識到自己家族的肝膽病史與自己多年膽痛這個問題其實暗藏極大的隱憂與風險。』

當她開始積極想要治療,找出自己的膽痛病因時,懿婷深刻體會到西醫的確有所侷限,由於找不出明確具體的病因,所以治療方案也難持續,疼痛減緩過一陣子就又再回到她身上。時好時壞的病情讓她更依賴瑜伽,因著對瑜伽的熱愛,她努力提升自己,參加集訓後正式成為一位瑜伽老師。除此之外,因為感受到生命時間的寶貴以及自然界巨大浩瀚無垠之美值得探索,懿婷與疼愛她的先生,兩人在工作之餘盡可能地安排旅行,平時維持著簡單自然又樸素的生活方式,一有空閑便進入大自然的懷抱,深度地探索這個世界和自己的身體,讓懿婷了解到一粒沙一世界,自然,人體,生命本身就是一個宇宙,超越詞語形容的奧義竟就隱在相對微渺至極之內;如同一個簡單的中文字,就算只有一個筆畫,但是如果我們從各個角度去看,會探掘出無數美妙多樣化之處!表面的大不是大,表面的小也不是小。數大便是美,但一群難以計數過千過萬過億的蟻群你說多嗎?大嗎?可拉遠來看竟也不過極小ㄧ群罷了啊。

日子就在身體的時而劇痛與舒緩解脫中一天天過去,儘管遍尋各種療法嘗試,卻總無法完全擺脫,懿婷心中一直沒有放棄,因為她想讓自己真正地健康起來!為了自己更是為了心愛的家人。唯有健康的身心靈才是真正實在的人生財富。

後來經過朋友介紹,懿婷抱持著一種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去看了中醫師。

『那是我第一次感覺到一位醫師對我這個病人的關心和關懷。我不是一個健談的人,因為長年工作習慣,我不喜歡贅字與贅詞。但那位中醫師與我談了好長一段時間,不光是他,連我自己都對我的病史與病情有了更近一步的認識。』

那段時間的中醫治療很成功!針灸與中藥的效果超乎懿婷的死馬心態太多!讓她對中醫大為改觀。她能夠很實際地感受到自己的身體逐漸恢復,狀態越來越好。

『我想把自己治好。不依靠別人,我要自己把自己照顧好!』

這個起心動念讓懿婷想要學中醫。她去找了她的中醫師,他對還抱有忐忑心情的懿婷說:『中醫之路很長,妳擔心妳年紀大了會學不完?這是一定的呀!因為中醫自古已經幾千年了, 真要學那可要花上難以估算的時間吧!可是如果妳真心想學,只要妳願意,妳甚至可以用下輩子繼續學啊!』

如此一句:可以下輩子繼續學!彷彿讓懿婷吞了一顆定心丸,她豁然開朗,彷彿看見一直微微渺渺在生命路途前方的那盞小光霎時間透亮迸發,時間突然感覺被無限延長,所有對生命的緊張感和追逐感都鬆脫了。

『只要有心,決定了就去做吧!』

『哪怕這一世學不完也不要緊!』

在中醫師推薦下,懿婷進入加州五系中醫藥大學開始學中醫。那年,她即將走入人生不惑之年。

『當我越往中醫領域裡面鑽去,我以為會像鑽研科學領域那樣,應該越加精細和執著,路應該是越來越窄才對,但中醫是越深越廣,然後我感覺到自己的世界越來越寬,心態上也感覺更能夠與人交心。中醫讓我看見生命無限的美與不可能,都是可能!』

書寫病例,就是書寫一個人的生命。儘管只是一個片段,但每一個生命故事都值得細讀品嚐,因為每一個生命,每一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宇宙。透過中醫,宇宙們不再只是平行,而是輕微地,愉悅地碰撞與交集。

中醫是甚麼?中醫的美是如何地美?這同樣是個大哉問,但如果我們把中醫想的小一點,那麼中醫就如同一個字,有形體之美,有多意之美,有多聲之美,而不同人的筆跡不同材質的紙張或不同的書寫工具也創造出不同的美。中醫亦是如此。而中醫更是自然運作的法則,是生命起伏交接的過程,是人們的生活哲學,是你我他每一個人個人獨特之美的體現。

懿婷,那獨舞在花海中的清綠女靈,若我們走進那一整片奼紫嫣紅中,我們會發現在每一朵盛開豔麗之下,都有翠綠的枝葉在支撐。而我們原本以為兀自存在的表面那片清綠,其實底下躲了一顆繽彩的花苞,就要超乎眾人期待,準備讓人眼睛大為一亮,正要蓄勢待放!

感謝懿婷下定了決心要走在中醫這條路上,因為如此一來,中醫志士們又多了一位好夥伴,無論多久多遠,都可以不孤單地一起走下去,一直走下去……。

 

 

 

 

採訪/撰稿:Cate Liu (Ching Jhen)

Print Frien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