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五系中醫志士: Winnie

『加州五系中醫志士*焦點人物系列故事專訪』第二篇:

{內有洋蔥的女孩,剝開層層自我向內尋求快樂真義-Winnie}

既然世間有柔情鐵漢,那自然也會有鋼強女兒心。柔順和堅強凝聚為ㄧ體時,就如同ㄧ顆來自深海大蚌中所生成的珍珠,世譽不足慕,曖曖內含光。

Winnie,便是加州五系中醫藥大學校園裡的ㄧ顆珍珠。永遠是輕柔地對你展現笑容,並在你還沒開口說需要幫忙之前,就將她的厚實溫暖與協助送上,就算只是走廊上的一聲「嗨!」,都能讓人充分感覺到她真摯的情感,有誰能想像到身形嬌瘦,溫柔纖細的她,曾是ㄧ名傑出的鋼鐵法紀女律師?以往職業女性穿套裝,一副剛強俐落的形象與現在總是素顏,帶著粗框眼鏡又身穿休閒服,大而化之的她,南轅北轍迥然不同!

Winnie畢業於賓州大學,在聖塔克拉拉法學院完成學業,順利考取律師執照之後便開始了她的律師生涯,在不少聲名威赫大型科技公司擔任法律顧問,努力用心的態度與盡職負責的表現也讓她擁有很好的職業口碑。當初Winnie選擇進入法律界,初衷便是"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當然這樣一個想法是她從小到大的一個志願,更是她的人生信念,善良又富有同理心的Winnie,會不顧她自己的嬌小力弱,願意勇敢地為正義站出來。

"其實我要念大學之前就想過,自己是不是可以像我媽媽一樣,去學習中醫,成為一名中醫師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我經常到我媽媽的診所去幫忙,那時候的每一天我都覺得好快樂!我希望自己可以像我媽媽一樣,幫助別人也健健康康,快快樂樂的生活!可是當時我身邊的同學們,老師們,還有許多家族的長輩們都覺的我應該選擇一個出路更寬廣的職業規劃,因此我想,念法律可以讓我完成我助人為樂的志願,同時也可以讓我擁有一份穩定的收入吧!就在那樣的心情下,我把成為中醫師的想法轉為成為當一個好律師,只要是幫助人,我都願意努力去做!"

Winnie在訪談時,淺淺笑著對我這麼說,但我似乎從那樣的回答裡頭,聽出了一絲絲淡淡的又無以為名的愁思。我接著問她:"既然如此,妳也曾經是一個努力伸張公平正義的律師,擁有穩定工作和很不錯的收入,怎麼會捨得突然放下那一切,將自己歸零,重新學習中醫呢?"

Winnie看懂了我的疑惑,笑得更深地對我說:"因為當時我一點也不快樂,我感覺不到自己的所作所為有甚麼意義,我也不覺得自己真的有幫到了甚麼人?"

"工作了好多年以後,我感到那些硬梆梆的法律條文堆砌起來的高牆,有時候像是把我推開到距離需要幫助的人身邊更遠的地方那樣,我不曉得,那跟我原本想像的生活不太一樣!那是種很沮喪又很無助的感覺。"

聽到她這麼說,我對於方才她表露出的那丁點愁思,便已了然。

Winnie在33歲那一年,辭了工作,一個人提起了簡單行囊,出走。沒有時間規劃與計畫,踏上旅程,這一出走就是半年多。最後她在喜馬拉雅山充滿靈性力量的國度-尼泊爾,重新找回了她內心最平靜,也最真切的快樂。

此時她眼神中散發光芒地談到:"我去尼泊爾當義工的那段時間,生活過得清寒,物資極度缺乏,可是我內心滿滿的都是快樂與感恩!每天活力充沛,只想著要更早起床,晚一點睡覺,因為我知道自己有機會,也有能力真正幫助到更多需要幫忙的人!看到那些孩子們的笑容,我想,人,不就應該這樣活著嗎?"

從尼泊爾回來以後,她與家人徹夜長談,決定投入中醫學習,讓自己成為一名中醫師。

"剛開始念中醫的好長一段時間,我爸爸並不支持我,他無法理解與接受我的決定,我們有過幾次激烈衝突,但我媽媽和妹妹們都支持我,讓我撐了下來。去年底我結婚了,在婚禮上我看到爸爸的臉,他告訴我他很以我為榮,他也因為看到我過得快樂而欣慰與滿足。現在他會跟別人說,他女兒是未來的優秀中醫師,我突然了解爸爸對我的愛,不是我的職業是甚麼,也不是我賺多少錢,而是他希望我找到我生命中的快樂泉源!無論我想做甚麼,其實他都是支持我的!"

在Winnie身上,我看到了對生命的不放棄,人性的至情至真,也看到了人類情感之誠摯,更重要的是,我對於她說的一段話印象深刻:"現代社會不斷鼓勵我們要去改進,強化自己的弱點,讓自己變得更強,但其實那樣汲汲營營追求一些可能永遠也達不到的目標,反倒是將自己的人生推進一個更脆弱空虛的深淵裡,如果可以,在短暫的人生旅途裡,我只想要做那些我做得好的事情,把時間花在我很會做的事情上面,讓自己快樂,才是能夠真正,長久地幫助更多的人!"

她是一顆珍珠,她同時也是深海中那個蚌,因為無法將卡在自己身體裡的異物吐出,只好不斷轉化自我,學習著與那不完美和平相處,最後產出一顆散發柔美光澤,卻又堅實的珍珠。

 

 

 

 

採訪/撰稿:Cate Liu (Ching Jhen)

Print Frien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