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醫整合醫學的先行者

“我們研讀東方和西方醫學,我們是溝通和使用這兩種醫學的先行者,我們將會彌合雙方差距,以促使我們國家的東西方醫學整合能夠成就而圓滿。”

“我們在畢業前都經過了嚴格的培訓,特別是在加利福尼亞州且就讀於加州中醫藥大學的學生,都經歷了這個超過3200學時的課程粹煉。你可知道,我們不僅是具 備針灸、中藥、推拿、氣功、食療和食補…等專業知識的傳統中醫大夫,我們同時也是以(加州)第一線保健醫生(Primary Care Physicians)的身份畢業。 再次強調,我們是能跨界於中西醫學之間的人。我們是能夠一步一腳印、填補專業間隙、橋接所有領域的人。”

— Melinda Phoenix, 美國加州中醫藥大學 2016年度中醫碩士班畢業感言

在座有誰曾夢想成為一位英雄?在座有誰曾想要遇見一位英雄?

湯姆漢克斯說過:“英雄就是自願走進未知的人”。

好吧,不假遠求 – 眼前所有的2016年畢業生,正是在我們社會之中,自願走進未知地帶的英雄們。
我之所以說”未知”,是因為我們正畢業於歷史的關鍵時期:醫療保健和醫療政策正因為我們身邊各個老少世代的需求差異而迅速改變中,現有的中醫人數還遠不足 以滿足我們國家(美國)目前對健康和醫療市場的需求。我們正走進一個未知、分崩且變革中的醫療體系,然而我們終將攜手共同創造出一個嶄新、可行的醫療系 統。

在我們這群畢業生之中,某些人將成為臨床醫生,一步一腳印的撫觸和治癒這個社會的每個角落。某些人將程成為研究人員-將中醫學更深入地推進到科學領域。某 些人將會是文獻調查員- 挖掘古代歷史和文本,與我們分享中醫學裡遠遠超出現代科學探測能力之外的部分。我們之中的某些人將成為教育者,敞開、賦予及擴展我們周圍人們的心靈之門。 或是其他社群的建構者-彌合橋接各種膚色、信仰和語言族群之間的差距。某些人則將成為立法者和倡導者-起身統合及協調各種意見聲音,在我們的專業和社群之 中,通過寫作和立法,來促成醫療整合和無障礙的目標。

無論我們在醫療體系的演進中將承擔什麼樣的角色-我們都是”雙語”專業的畢業生:我們精通東方和西方醫學,我們是溝通和使用這兩種”語言”的先行者,我們將會彌合雙方差距,以促使我們國家的東西方醫學整合能夠成就而圓滿。

我們不是替代醫學,我們也不是民間傳奇,我們更不是施行魔法(雖然有時當我們目睹一些令人難以置信的健康狀況轉變時,它的確令人感覺很像魔法)。不!我們是整合醫學。

讓我們花一點時間來定義一下什麼是整合醫學。整合這個詞被定義為“致力於或試圖將分散的事物加以統合”。根據整合健康與醫療學院(AIHM,位於美國聖地 牙哥)的說法,整合醫學的實踐是:“重申醫患關係的重要性、關注整個人的健康、關注真證實據、並動用所有適切的治療方法、醫療專業人員和相關資源,以達到 最佳的健康和康復狀態。“ -如是所言

我們在畢業前都經過了嚴格的培訓,特別是在加利福尼亞州且就讀於加州中醫藥大學的學生,都經歷了這個超過3200學時的課程粹煉。你可知道,我們不僅是具 備針灸、中藥、推拿、氣功、食療和食補…等專業知識的傳統中醫大夫,我們同時也是以(加州)第一線保健醫生(Primary Care Physicians)的身份畢業。 再次強調,我們是能跨界於中西醫學之間的人。我們是能夠一步一腳印、填補專業間隙、橋接所有領域的人。

然而這就是造就我們成為英雄的不凡之處:治療未知的疾病,對於所有的無法診斷和不可解釋的疾病,對於那些認為進行手術是他們唯一的選擇的人,對於那些已被 開立慢性處方而被宣判必須終身以藥物維生的人,對於那些號稱“試過所有的方法”卻得不到健康改善的人…我們會守候在那兒(We will be there) 。我們會守候在現代醫療未能探及之未知處,為我們的社區民眾,和今天出席的在場所有人服務。
這並不意味著我們在從醫濟人和試圖改變這破碎的醫療系統的道路上前進時心中不會動搖,但是,我確信大家都會同意:逆境和失敗是最偉大的時代教師。只要我們繼續學習、得到備援、互助向前,我們終將成功。我們將會一步一腳印,成功地改變生命,以及當前醫療體系中的浮華詞彙。

在每一個新的轉折點上,我預祝今天的所有畢業生的都能有豐碩的成果。不僅僅因為你們每位都有純潔的心靈和清晰的頭腦,更因為我們這群人大多是在水龍年(2012年)開啟了這個學程。根據中國的星象術,基本上來說我們在十二生肖之中是最厲害、最強大的。

根據占星術大師Gregory Done對於龍的描述是:
“龍的象徵,是一個綜合體。如果你細看中國龍的描繪圖象,會發現它是一個複合生肖的生物。根據傳統說法,據說龍身上具有:鼠的頰鬚、牛的臉形和角、老虎的 爪和牙、兔的肚子、蛇的身體,馬的腿,羊的鬍子,猴的頭腦,雄雞的頭冠,狗的耳朵和豬的鼻子。龍是十二生肖中的唯一能飛行的生物,這是龍象徵中很重要的部 分,但卻很少見到人們描繪出牠的翅膀,因為牠的飛行能力是屬於超自然力量的。牠是十二生肖中唯一超自然的生物,而人們向來都質疑牠的存在。“

容我把我們這群水龍比喻成這樣的超自然生物:能夠運用空靈界和塵土界中所有的技能和美德,使我們有能力承擔和轉化眼前的障礙,不斷在面前創造新的出路,如同在天翱翔的飛龍。

如果不讓我花幾分鐘向這群和我一齊畢業的特殊同學們,我的水龍同伴,特意致敬的話,這個演講將是不完整的。你們早已經成為我的家人、我的網絡、可以安心託 付我所有恐懼、希望和夢想的夥伴。你是在我生命中任何地方最需要幫助的時刻,可以打電話求助的人…。我何其榮幸能結識你們之中一些最美好的人。謝謝你 們與我共同分享這趟旅程。

這一刻,我們大家都在這個畢業典禮上,這真可算是我們的人生大事,我們在歷經過去四年的培訓之後(不包括兩年或更多年的本科學業),畢業將引領我們進入最 艱難的心靈聖母峰攻頂之行:針灸執照考試。我知道我們每個人都為這趟冒險而興奮,但它並不代表著結局,不,這只是序幕,考上針灸執照之後真正的試煉才正式 展開,如攀上珠穆朗瑪峰頂之後的躍淵翱翔:推動整合醫學進而讓它能遠超越過去前輩之所及,使之延續到未來,並能自豪地把它留給我們的子子孫孫。

所以今天我們站在這裡,進行醫療專業人士宣誓,誓言將在我們臨床實踐的每個面向上,都維護著大醫精誠之醫德。今天我們站在大家面前,擁有內在的力量、專業 知識和遠見,即將出發與大家一起發掘和描繪未知的領域。此時此刻,我們的心中的英雄與我們同在,我們的生命火花在眼中閃耀著,在我們的醫學中,我們稱之為 “神”。我們是英雄,我們-會義無反顧地走進現代醫療未能探及之未知處。(We are heroes, and we—will be there.)

謝謝各位!

Melinda Phoenix
美國加州中醫藥大學 2016年度中醫碩士班畢業感言

Written in English by Melinda, Chinese translated by Flynn Y. S. Chang


 

 

Photo credits: John Chu

Print Friendly

Read in: 英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