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認真踏實的傳統,一屆一屆一代一代傳下去

這次的國醫節,是在中醫針灸界將有更新的發展的氛圍中到來的;這次國醫節,也是在中醫針灸界即將迎來更大團結的氣候中來到的。

作為三十多年在中醫教育方面打拼的學校,加州五系中醫藥大學很興奮地看到大家朝向陽光燦爛的大團結大聯合方向進展。在美國,中醫針灸中藥等療法,本是外來醫療文化,幾十年來在前輩同仁的積極宣導、用心治療服務病家,受到美國民眾的喜愛和支持,連政界人物也幫助宣傳和立法,州長Jerry Brown就是最早最得力的推助者,使針灸治療在他的第一任期的州長職務中,使之在加州合法化!從此針灸治療在加州全面開花,受益病家萬千。更帶動影響各州,使幾乎沒有副作用的中醫針灸治療推向全美國,推向全世界。

今年更是喜訊連連。首先,全世界醫學界普遍應用的ICD code 的新版⋯第十一版,將有一整套以中醫名詞以及中醫臨床診斷和治療的名稱,今後,全球的醫療機構都會用上,對病人的醫療保險的中醫針灸部分更有保障;為今後的中醫藥的研究工作,大數據的開發積累運用上,將會起到一個飛躍發展的作用。

再次,從今年開始,絕大多數的主流醫院都要增加針灸科,以替代鴉片類止痛藥物,大幅減少對鴉片類藥物的依賴性。這真是天時地利人和的好消息。本校的教師和學生都非常興奮,爭取學好和教好每一節課,為進入主流醫院作準備,對社會,對病家負起更大責任,使主流社會更廣泛的接受這推陳出新的,有效的治療方法。

當然,事物都有陰陽,正反二面。突然間,針灸從默默無聞,從被人嘲笑為巫醫,一躍而起,變為人人想搶為己有的香饃饃……,尤其是最近各州鬧得沸沸揚揚的,物理治療師所稱的乾針治療。

作為長期在美國中醫教育界辛勤耕耘的我們,非常吃驚,非常擔心。吃驚的是,這些物理治療師怎麼能把中國幾千年的針灸治療佔為己有;擔心的是他們不到一百小時的學習,怎麼能與我們接近四千小時的學習和實習相比,更不用談對中醫理論和針灸經絡的理解和運用。更使我們擔心的是,醫院主流是否會為了省事和方便,只用物理治療師而不用執照針灸師?
同道們,朋友們,大家是否想過這個問題?這是值得我們警惕的大事,萬一美國的主流醫院用物理治療師來替代執照針灸師,那我們幾萬個執照針灸師就又只能處在主流之外的邊緣徘徊。當然我們不是所有人都想去醫院工作的,很多人都喜歡自已的小診所。但一旦醫院裡都是物理治療師用乾針名義作針灸治療,醫療保險又給病人給付物理治療,包括乾針,那還有多少病人會去小診所呢?

可貴的是,現在有些醫院堅持只用執照中醫針灸師,就像高地醫院和凱撒醫院等,但有的醫院就已使用物理治療師做針灸,包括退伍軍人醫院。

一句老話,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話說回來,我們是否也想過,全美國,上千個醫院,上萬個治療中心,如果一下子需要大量的執照中醫針灸師。如果每個醫院真是隻請執照中醫針灸師的話,我們中醫針灸界是否準備好了?是否有這麼一大批高質量又有流利英語基礎,又可與西醫交流通暢的,又有中醫基礎的紮實理念,中醫診斷治療方法,針刺技術精通過關的,對病家有愛心的這批精英?這不是一個二個,這是上百上千個上萬個!作為教學機構,我們非常高興看到主流社會終於接納我們,但也非常擔心怎麼去完成這亇任務。鴉片類止痛,在美國已成為大災難,針灸止痛效果不一般,所以大醫院要採納。

我校教師們知道自己肩上擔子不輕。為做到為中醫的大事業培養接班人,繼續我們的辦學認真踏實的作風;講課不華眾取寵的特色。為培養我們中醫界的菁英和接班人,為對現在的,以及將來的病家和大眾負責,加州五系中醫藥大學將把學校的認真踏實的傳統,一屆一屆一代一代往下傳,與兄弟院校的同道們一起,與中醫針灸界的前輩後進們一起,為美國的中醫針灸教育做出更大的貢獻,也繼續為美國和加州中醫界的大團結出力獻策。

加州五系中醫藥大學,副校長兼校務主任趙振平,於2018年元宵節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